听顾青辞这么说,林芳建点点头,压下了心里的冲动,“王妃说的不无道理,太过莽撞万一中了别人的圈套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商议了按兵不动后,林芳建便先行回去了,常贵也说要回去问问朝廷的态度。

    第二天,良姜一大早就出了门,还没上马车她就见常贵从马上跳下来。

    常贵连忙跑过来,“要去哪儿,我送你去啊。”

    良姜笑道:“我要去仁和药铺取药,竹苓的药用完了,不用麻烦,我自己去就行了。”

    常贵点点头,“正好我也要去药铺,给我娘买点补药,我们一起去吧。”

    说着他就要把良姜往后拉,可一回头他才想起来自己是骑马来的,他摸了摸后脑勺,“呀,我怎么忘了,这天太冷了,你也不能在马上吹风,要不然我和你一道坐马车去。”

    良姜见他非要跟着,只好点头应了,“走吧。”

    然而马车路过药膳馆的时候,突然外头传来一阵喧哗声。

    “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你就冲我们大师兄指手画脚!”

    “趁我们大师兄没计较,你赶紧滚吧!”

    “就是!仁和药铺的一条狗也敢来圣医宗面前叫?我呸!”

    ……

    听到“仁和药铺”四个字,良姜连忙喊道:“停车!”

    常贵正在车里打盹,这一个急刹车后他撞在了车板上,“哎哟!”

    他捂着额头差点跳起来,下意识要伸手拉良姜,“良姜小心!”

    满心着急的良姜被迷糊间还想着保护她的常贵差点气笑了,她推了把常贵,“是我喊停车的,外面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好像和仁和药铺有关,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常贵连忙点头,“我陪你去。”

    下了车,良姜才发现原来是任何药膳馆的门口。

    门口依然围了一大群人,只是同原先争先抢后的热烈气氛截然不同,今天大部分的围观者都面带怒意。

    站在人群前的是个身穿青衣长衫的年轻后生,他愤慨地高声喊道:“分明是你们欺人太甚,你们圣医宗根本不是诚心来收徒的!”

    这正是仁和药铺的大夫刘锡,他已经在仁和药铺呆了一年。

    “我呸!你们一个个学艺不精、丢了脸面,还敢赖到我们身上来,既然你这么说,你倒是来试一试啊!”

    刘锡年轻气盛,咽不下这口气,脱口道:“试就试!”

    “好!”对于这次圣医宗的公开招徒,围观者已经敢怒不敢言久了,就算有人想站出来也顾忌圣医宗的势力,现在看到仁和药铺的人敢不畏强权,于是全都大声叫好。

    王元缓缓走出来,鄙夷地看了眼他,抬脚踩在柱子上,“想试,可以啊,再多赌一重,你要是输了就从我的腿下钻过去,你敢不敢?要是怂了就赶紧滚蛋! ”

    “和他比!和他比!”

    围观者纷纷喊起来,“别丢了咱们北晋人的脸面!”

    这两天都城的这些个大夫从最初的欣喜若狂到被踩在脚下的屈辱难耐,这会儿全都憋着愤懑。

    众人的呼声中,刘锡高喊道:“好!赌就赌!”

    很快,圣医宗的人就在外头支起了一张桌子,王元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好,那就让我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在这里嚣张。”

    “麻烦让一让……”挤进人群的良姜一眼就看到仁和药铺的刘锡站在圣医宗门人面前。

    她心里一紧,疾步赶过去,“刘锡,你在做什么啊?”

    刘锡看到良姜,这才冷静一点,他皱眉道:“我听到他们侮辱仁和药铺,实在忍不了了!”

    良姜急声劝道:“王妃已经说了不要轻举妄动,你这……还是赶紧跟我走,先回去再说。”

    她知道这个刘锡,林芳建曾经和她说过刘锡虽然肯吃苦也有天赋,可就是性子沉不下来,容易冲动,然而现在事关仁和药铺,她不能让刘锡因为冲动就坏了事。

    刘锡现在也回过味来,刚刚他一时冲动说要比试,可他未必能强过这两天被圣医宗侮辱的几个大夫,万一他也输了,岂不是还连累仁和药铺?

    于是刘锡冲着王元喊道:“我现在不想比了!”

    这时候,一个圣医宗门人在王元耳边说道:“这女人是景王妃身边的人。”

    得知这两人一个是仁和药铺的大夫,一个是景王妃身边的人,王元更不想放他们走了,于是哼了一声,“拦住他们,怎么,你们以为圣医宗是开门接客的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这时常贵也挤了过来,他挡在良姜面前,怒吼道:“谁敢动她!”

    良姜将常贵拉到一旁,示意他别说话,毕竟常贵是丞相府的公子,他如果轻易表态会牵扯到丞相府。

    她向王元说道:“我这位朋友一时冲动说错了话,若这么闹下去反而会影响到圣医宗的大事,想必圣医宗这样的名门正派必定不会故意为难人。”

    就在良姜坚持要走的时候,王元轻蔑地说道:“装腔作势有什么意思,我知道你们仁和药铺仗着背后主子的面儿在北晋风生水起,实则都是些没本事的怂包软蛋,让我放你们走也行啊,只要他服输,完成刚刚的赌约,你们立马就可以走。”

    刘锡涨红了脸,“我还没比,凭什么认输!”

    王元嗤笑了一声,“你自己几斤几两还没个数?你现在认输只要从我腿下钻过去,还不至于丢了饭碗。”

    “你!”刘锡想冲上去,在良姜的示意下常贵连忙拉住了他。

    一旁几个圣医宗门人冲着他们指指点点。

    “已经十几个草包废物被赶出去了,整个都城也不过如此,什么仁和药铺,根本就没本事。”

    “哎哟,你可别这么说,听说仁和药铺就是靠女人,还不是因为那景王妃……”

    “呵,什么王妃不王妃的,没本事照样别来圣医宗丢人!”

    ……

    渐渐地,这些人纷纷嘲讽起顾青辞,话说得也越来越难听。

    见事态已经发展至此,这些人已经嘲讽到了仁和药铺以及王妃身上,想来沉着冷静的良姜捏紧了手指。

    她能为了大局忍下这些人对她的侮辱,可她无法在听到王妃被泼脏水时还无动于衷。

    于是良姜推开护着她的常贵,冷声道:“你敢不敢换成和我赌?”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穿越之毒妃嫁到》之 第848章 你敢不敢是作者喵大仙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穿越之毒妃嫁到》之 第848章 你敢不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穿越之毒妃嫁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喵大仙儿写的《穿越之毒妃嫁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穿越之毒妃嫁到》之 第848章 你敢不敢是作者喵大仙儿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穿越之毒妃嫁到》之 第848章 你敢不敢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穿越之毒妃嫁到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喵大仙儿写的《穿越之毒妃嫁到》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穿越之毒妃嫁到最新章节- 穿越之毒妃嫁到全文阅读- 穿越之毒妃嫁到txt下载- 穿越之毒妃嫁到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848章 你敢不敢】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穿越之毒妃嫁到】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穿越之毒妃嫁到》书迷评论

  • 凤主沉浮:摄政太后最新章节

        一世意乱情迷,她视他如命,情深不惑,他却剜她双目,白绫相赐,临前,空洞的眸里妖红似血,无尽的寒意与她融为一体,若有来生,她愿以灵魂为价,定不辜负此生!一缕香魂残留,当她睁开冷冽的双眸,眼中尽是杀意,她指天立誓,要将天颠覆,将地泯灭,掌握天下杀权,昔日痛苦定要用鲜血来稀释,白骨来铺陈。浴火重生,弃心绝狠,步步升华,大权尽握。她以天下为盘人心为棋,以魅国之颜执掌天下。凤主江山,谁能媲美!

  • 女总裁的贴身特工最新章节

        被誉为“死神”的唯一A级特工隐藏身份,在都市做起了小保镖。左怀清丽霸道女总裁,右抱妩媚性感的女老板!正在他滋润过着小日子的时候。一场有关国战的阴谋,也在慢慢逼近。是保护怀里的女人,还是脚下的土地,这是个挑战,也是个抉择……

  • 君凰最新章节

        闭眼前,她是一国之储。因为败在那个声名赫赫的敌国王爷麾下,被心怀叵测的胞妹算计,被毕生良人送上了黄泉路。十里长街,血流成河。再睁眼,少女身,无双计。花流云如何,云清浅又如何?只要还是那个灵魂,名字,又有什么重要?踏过那条黄泉路,她,还是她。

  • 蚀骨宠溺:凶猛总裁爱不停最新章节

        他是权势滔天的大人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邪魅,霸道,尊贵不可一世。一场乌龙的相遇,只因她有着一双与他心尖爱相似的眼睛,他将她禁锢在身边,护她,宠她,纵容到极致。在她步步沦陷的时候,他却残忍地告诉她,“林小鹿,不要爱上我,我可以给你一切,但给不了你要的爱。”当她真的消失了,他却满世界发疯地找她,“林小鹿,不准离开我,你一辈子都是我的,谁敢觑觎我的人,杀无赦!”恶魔他只是不懂爱而已,一旦爱上了,便是一辈子缠绵蚀骨,至死方休。

  • 我家元帅是男二最新章节

        蔚清越觉得自己被小说茶毒不浅,不仅开始出现了幻觉,甚至还得了妄想症。妄想着自己来到了小说中的世界不说,还遇到了自称是小说中男二名字的男人。某男二:“越越,你知道我等你多久了吗……”某男二:“越越,我喜欢你,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媳妇……”而且,那个男二的男人,竟对她一往情深?可……男二不应该是追着女主跑吗?为什么追着她一个来历不明的陌生女人跑?请问……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 总裁宠妻有深度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她竟重生到臭名远扬的艳俗女人身上?成了一个孩子的妈不说,还有一个人模狗样、阴阳怪气的的丈夫?这个阴阳怪气的老男人口口声声指着她水性杨花,为毛还不放她走?还要跟她造二胎……

  • 给前妻的999封情书:蚀骨深情最新章节

        怀孕原本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她老公却亲手将她送上手术台强行流产。甚至对她百般羞辱,肆无忌惮的带女人回家过夜、对她好友公司出手,更是无情撤资让她家公司面临巨额赔款。只要她在乎的东西他都会让她失去、得不到。全A市都知道凌家少奶奶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豪门弃妇。她敢爱敢恨,哪怕遍体鳞伤却从未乞求他回应给她爱情,独自舔舐伤口。婚姻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危机四伏的战斗。从遇到他开始,便一眼沉沦却换来撕心裂肺。爱情终将死去,凌寒辰身边女人无数,至此却不会再有一个叫倪纯的女人毫无保留的爱他。她深爱凌寒辰时,待他如初恋他却虐她千百遍。她终死心离去时,他却深情以对,许她山盟海誓婚999封情书忏悔表白只求余生相守。

  • 都市修仙高手最新章节

        上天给叶晨开了个玩笑,被撞身亡穿越到修仙世界,努力修炼七十年,眼看就要渡天劫到至尊境,成为修仙世界第一人,却因为再度渡劫失败,回到原来的世界,回归都市,叶晨修为全无,从零开始,这一世不在是懦弱的窝囊废,却是王者回归。

  • 纯情老公小萌妻最新章节

        离婚可以,先把洞房花烛夜还给我!你别太过分!就算我给你,你要的了吗?试试不就知道了?

  • 妄想打金团最新章节

        耀目的星空,坠毁的机甲,坐在机甲上面容沧桑的年轻男人,正撑着额头,思考着人生、哲学、宇宙、青春期等一系列问题。  话说,一般的小说中,所谓游戏工作室配置,不是一堆各种属性齐全的萌妹子,搭配一个低调、百变、多才、能干、隐藏属性Max的男主吗?为什么,他的故事,会变成一群整天满嘴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的无良女,调戏他这个刚踏入社会的小菜鸟的日常……  真的是日常?

  • 蜂麻燕雀最新章节

        孟小六,出生在民国北京外城的一个大杂院里,因贫穷早知人情冷暖。小六他爹孟安本是拉洋车的,未曾想走了大运进入一宅子当了管家,小六也被安排到了当铺做学徒,由此小六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孟小六被安排进了典当行,他混的风生水起,看尽零买整卖的勾当。正当一切顺风顺水的时候,却天不遂人愿的陡然而变……

  • 纨绔狂兵最新章节

        【免费精品】“龙魂”兵王步非凡携至尊神龙鼎重生十八年前,从此开启无敌装逼人生,不服就干!书友群QQ:123692886

  • 九天帝尊最新章节

        仙域无敌至尊,纵横九天十地,踏遍宇宙万域,难求一败,在心路历程中即将踏上无上大道时,被自已的帝妃所害,被空间裂缝吞噬。却来到了凡人世界的地球,修为跌落到不及巅峰时的百万分之一,没想到地球上竟隐藏着惊天秘密,这个凡人星球绝不简单

  • 重生之绝世废少最新章节

        叶天,修仙界绝世天骄,修罗战神,却因功高震主,惨死于庆功楼,魂穿来到地球,重生在一个废物大少身上。
        带着前世的修仙记忆,叶天强势崛起,血战强敌,逆天而行,纵横都市!
        他来自修仙界,终将破碎虚空而去!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最新章节

        传言,顾老三貌丑心狠,且那方面不行,而事实果真如此。但许意暖偏偏是个护短的人,自己说可以,外人敢说她老公一个“不”字都不行,典型的护夫狂魔。“顾老三,你长得丑没关系,我给你介绍整容医生。你有隐疾,也没关系,我给你介绍……”许意暖还没说完,就被顾老三压住。“老婆,这种小事就不要麻烦别人了,我们自己治吧!”

  • 暴力甜妻:帝少不停送上门最新章节

        新婚之夜,苏挽歌在婚房发愁。“我不会浓情蜜意……”“所有情话我来说。”顾墨轩说。“我不会温婉亲昵……”“所有宠溺我来主导。”苏挽歌把协议一撕,老娘要逃婚!撕毁协议以后,可就只剩下真结婚了!顾墨轩看着驮着包包利落翻墙的身影,揣着真结婚证堵老婆去啦!

  • 这世界有我别哭最新章节

        你是这世间独一专属我的宠爱,你是这世界给予我少有的温暖。
        我们相遇于人海,即使不在最美好的阶段,但也庆幸还好没太晚。
        我想努力抓住你的可爱,带你看遍世界的万万千千,给你说尽我内心爱你的真实对白。
        想把所有你喜欢的都放置你的枕边,把最令人窒息的全部替你承担。
        可能我终会不在,但你要时刻期待,我在时间的尽头,等你归来。
        要永远牢记我的誓言,这世界总有我在,别哭也别怨。

  • 疯狂锻造大师最新章节

        逆天装备降世!天帝:大佬需不需要小弟,算我一个!紫薇星君:我这有灵丹万枚,大佬别客气。九天玄女:小哥哥你的装备好帅,人更帅!炼化炉在手,九天逍遥任我游!我就是超级锻造大师!

    本章内容提要:
    ...    听顾青辞这么说,林芳建点点头,压下了心里的冲动,“王妃说的不无道理,太过莽撞万一中了别人的圈套岂不是亲者痛仇者快。”     商议了按兵不动后,林芳建便先行回去了,常贵也说要回去问问朝廷的态度。     第二天,良姜一大早就出了门,还没上马车她就见常贵从马上跳下来。     常贵连忙跑过来,“要去哪儿,我送你去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