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都城东。

    二皇子独坐在府中书房,落了门栓,任何人都不让进来。

    他眼眸中凝上太多的东西,既有忐忑难安,又有着期待重重。

    王妃自恃无人敢拦,非要到书房来问安,还自作主张,炖了碗参汤过来,说是与王爷补补气血。

    侍卫挡着,被一顿劈头痛骂,无奈之下,只得开了门。

    “王爷,打从宫里回来,就不吃不喝地坐在书房里,就算有什么烦心事,也总是身子要紧,妾身心疼你,这不,秦守炖的参汤,您尝一尝吧。”

    王妃推门进去,看见二皇子坐在桌前,当下莞尔一笑,千娇百媚地扭着腰肢过去,又满面春风的舀了一勺参汤,就要往二皇子嘴里送。

    “啪”一声,汤勺落在地上,汤碗也被二皇子一把推开,摔成碎片。

    王妃惊慌不已,珠泪落下。

    “王爷,妾身也是好心啊,您为何这般,吓得妾身魂魄都快没了。”

    她正哭的梨花带雨,冷不丁又是“啪”的一声,面颊登时火辣辣的疼,肿起老高。

    二皇子阴沉着脸怒骂:“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耳朵?本王说了,不准任何人进来,你倒好,端着这恶心东西,搔首弄姿给谁看,赶紧滚滚滚,若是再多事,本王不介意将你贬为侧妃,或者干脆休了。”

    侧妃?休了?

    王妃这下真的魂不附体,连连磕头求饶。

    “滚!”

    “是是是,妾身马上消失。”她哆哆嗦嗦的收起地上的残羹碎片,连滚带爬的出了书房。

    二皇子衣角沾染上些许汤渍,看着心烦更甚,伸手一甩,满案几的笔墨摆设,悉数被扫在地上,哗啦啦碎的碎,乱的乱,一片狼藉。

    “呵呵,二皇子好大的脾气啊。”

    突然一阵银铃笑声传来,二皇子一惊,猛然站起,在屋中环顾一圈。

    窗棱未动,门也不曾透得一丝缝隙,那笑声的主人,不知身在何处。

    “是郡主吗?你为何大白天都敢来,快快进来吧,别惊动他人。”二皇子不敢高声,压低了声音,小心地询问。

    话音未落,窗棱哗啦一声响,淳于婧就从窗子飞身进来。

    她身上背着个包袱,双手拍了拍,嫌恶地看看窗外。

    “你们王府的侍卫真是不中用,我的迷烟不过才使了丁点儿,就叠罗汉似的东倒西歪,好没意思。”

    二皇子吓了一跳,急忙从门缝向外望去,只见门口值守的侍卫,一个摞着一个,皆是昏昏沉沉,人事不省。

    “哎呀,郡主,你大可夜间来,白天使这么一招,府中其他人但凡路过瞧上一样,不就露馅了吗?”

    淳于婧不以为然的径自坐下,将包袱搁在桌上,随意的拍了拍。

    “二皇子,你要的东西就在里面,这事,算是完成一件了,说吧,下来是什么,赶紧让我去办了,好和我母亲团聚。”

    二皇子还在探头探脑的望着外面,他自然知道淳于婧带来的是什么,正是让老国君茶饭不思,夜夜难寐的玉玺。

    “郡主,这尚在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就敢这么将东西带进来,万一有人看到……”

    他未说完,就被淳于婧不耐烦地打断。

    “你当我就那么点本事,本郡主身负灵力,你府中这些酒囊饭袋,根本不放在眼里,早使了障眼法,他们就是路过,就是醒来,也什么都看不见,记不住。”

    淳于婧轻轻淡淡的声音,二皇子却听的心惊肉跳。

    万万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小姑娘,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将人的思绪都控制住。

    事到如今,二皇子欲哭无泪,早知道是今天这个局面,说什么都不敢招惹这个淳于婧,眼下前有狼,后有虎,腹中有毒药,外面有暗谋,真是腹背受敌,步步都如履薄冰,稍不留神,只怕要粉身碎骨了。

    他收起了当初的轻薄模样,换上一副谄媚嘴脸。

    “郡主,您真是本领通天啊,本王佩服至极,就不知郡主今日送了东西出宫,后面要如何应付,还回宫去吗?”

    不管回不回宫,这位祖奶奶都不能放在府中,否则的话,那才真是心惊肉跳,时刻都得担忧着掉脑袋的事。

    淳于婧品口茶,似笑非笑。

    “你放心,东西给你,你拿去交差覆命,我暂且不会回宫,至于在哪里,到时候我自会联络你。”

    她喝掉最后一口茶,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又回头媚笑一下。

    二皇子从前觉得这笑意销魂,如今却比毒药更甚,只笑得他冷汗涔涔冒出。

    话说狄修背着江慕澈,一路避开城中百姓,寻了条暗道,直奔着医馆而去。

    袁明罡这几日满腹惆怅,药没心劲熬煮,有病人来求医,也没力气诊断,索性关了大门,在屋中苦思着钟灵可能的去处,日夜忧心。

    笃笃的叩门声,打断了他的思路。

    袁明罡警觉,阳都城中多祸事,这来敲门的声音急切,不像是寻常求医问药的百姓,难不成,那些歹人已然猖獗至此,拿了钟灵不说,大白天都敢上门,要将他也拿了去。

    他四下瞅瞅,顺手操了根木棍,放轻脚步走到门边,隔着门,呵斥一声:“谁?”

    门外传来狄修喑哑的声音:“是我,狄修,我和硕王爷。”

    袁明罡大喜,这两日他去硕王府找过,府中的人说硕王爷出去几日未归,就知他去寻钟灵了。

    如今硕王爷回来,是不是意味着,钟灵也有了下落。

    他急忙打开门,嘴角才绽开些许笑意,下一瞬,这笑,就僵在了唇边。

    “王爷这是怎么了。”

    一眼望去,江慕澈月白的外袍上,一道乌黑的血痕刺目,再看其人,面色惨白,浑身无力,昏昏沉沉的瘫在狄修背上,毫无生气。

    狄修急吼吼道:“先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把门锁上,王爷中毒了。”

    中毒?袁明罡慌了神,急忙将人带进去,又探头向铺子外面望了望,确定没有异样,方才落了门栓。

    躺在床榻上的江慕澈,偶尔眉间紧蹙,声声低吟,皆是“灵儿”二字,听的袁明罡既惊又喜。


永利彩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之 第233章 二皇子吓破胆是作者蓝洛洛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之 第233章 二皇子吓破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蓝洛洛写的《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之 第233章 二皇子吓破胆是作者蓝洛洛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之 第233章 二皇子吓破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蓝洛洛写的《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最新章节- 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全文阅读- 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txt下载- 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3章 二皇子吓破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神医嫡女:邪王独宠我》书迷评论

  • 生死诡契最新章节

        大专毕业生苏越,本以为找到了一份安逸的工作,却不想按下手印签订合同的那一刻,把自己的灵魂签给了“魔鬼”。

  • 狂傲医妃,王爷请低调最新章节

        慕情,古医世家传承人,为了拯救家族,自毁丹田。魂归异世,却是痴傻愚钝。无良的渣爹,白莲花一样的庶妹,无情的未婚夫,让她决然脱离家族,创立丹阁。她为使命收集神龙传承,踏寻人魔两界,阻止三界浩劫。何其有幸,一路有他的陪伴。他说:“我娶你一次,你错过了,我就娶你第二次,第二次错过了,那就娶第三次……反正你只能是我的。”她说:“曾经你给我十里红妆,我错过,换我给你十里红妆迎娶你。”

  • 《魔龙逆天》最新章节

        原本只是在脑海中闪过的一个场面,也没有想到能将它写成如此长的故事,即将都已经写了这麽多,我想还是把它写完好了!^_^!(汗┅┅)

  • 致命血滴最新章节

        &#;&#;不知何故,我突然手持长剑身处于一个庞大的竞技场中,面对前方致命的敌人和四周呐喊的观众,我不得不手刃陌路人,逃脱之后我却再也无法找到回家的路,无奈之下,偶遇善人,教会我在此地生活,而后我却发现了自己与这座城无比密切的关系,从此走向一段爱情、友情、战场与官场的神秘之旅。

  • 农家宅女养成记最新章节

        一朝梦醒,家徒四壁,外债累累,恶人逼婚……萝卜拔出逆天美食系统,做菜毒死人的小宅女瞬间化身呆萌小厨娘看我如何发家致富逆改命运,狂撩美男风生水起

  • 未婚溺宠:总裁大人小娇妻最新章节

        初夜被夺,设计被偷,居然还欠了一屁股债。一天之内丢了工作,欠了巨款,居然有人要拿钱让她嫁入豪宅。“嗯,我缺钱。”安然眼神坚定的对着不想结婚的司夜漓说道。

  • 权婚甜宠:雷少娇妻有点拽最新章节

        不是冤家不聚头,说的就是安可和雷冽。一个是未来的军医,古灵精怪,死不吃亏;一个是世界顶尖特战部队的大BOSS,严厉强势。两人的重逢,就像天雷勾地火,引爆一场火辣,逗趣又窝心的爱情大作战。对于冤家,安可奉行的是怼他,扁他,碾压他。雷冽则奉行爱她,宠她,要了她。最后的最后,谁是谁的绕指柔?

  • 长官,夫人有喜了最新章节

        一夕之间,未婚夫成了姐夫,家族至宝被盗,她声名凌乱。为重振家族,她步步为营,将自己献给他。却不料献出去的还有自己的心。他是富有野心的安城司令,在外冷漠孤傲,入夜却化身成狼,缱倦红绡暖帐,他宠她入骨,却唯独不肯交出他的心。直到,她消失在他的世界,他才知道,原来冥冥中他早已动心……

  • 无上征服系统最新章节

        哟,穿越了,没事儿,我有系统。哟,大王子想害我,没事儿,我有系统。哟,敌国进犯,没事儿,我有系统。哟,爱妃在寝宫等我,没事儿,我有…咳咳……这个还是我自己来吧。你说你手下猛将如云,谋士如烟?没事儿,我手下也就系统征召的无数扈从。你说你手下有一绝世杀手?没事儿,上,白哉,削他!你说你手下有一无敌大将?没事儿,上,霍去病,干他!你说你手下有一幻术大师?没事儿,上,鼬,怼他!现在,秦逸正在考虑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当妖娆妲己、大胸织姬、吾王saber,摆在他面前。他是全都召唤呢,还是全都召唤呢?这是一个讲述秦逸重生天耀大陆,征服天,征服地,征服大海和空气,最终征服一切的故事。

  • 重回古代当秀才最新章节

        没有逆天的功法,没惊人的修为,他却能撼天而为。他穿越了,成为当朝才子之首,拥有过人的天赋,掌握着别人所仰望的神技,却习了一部烂大牙的功法。修为低下怎么了?阵法,我有阵法?入了我的阵法,我就是天。贯彻着伟大领袖的神奇作风,参考着古代先辈的军事计谋。挥手间,屠兵百万。带着自己无赖的性格混迹在纯朴古人的时代。人见人爱是我的性格,花见花开是我的作风。而我只爱那一人。

  • 都市至尊主宰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被世人耻笑为大废物的陆霄,发现自己已在诸天万界轮回九世。前面八世,都为绝代天骄!第八世为华夏军神,曾败尽天下神榜,统御地下世界!第七世为绝世剑仙,曾斩成吉思汗,扶持朱元璋定鼎天下!第六世为昆虚之主,曾开辟灵界,封禁诸神,率领天下强者,远征无尽星空!这一世,陆霄携八世记忆,崛起都市,登临苍穹之巅,追寻永生大道……

  • 带着板砖去修仙最新章节

        有人捡到一只狐狸,走上了王者之路。有人捡到老爷爷,走上传奇之路。现在有人捡到了一块板砖,他的路在哪里。

  • 诸界boss队最新章节

        ”生命存在的意义到底在哪里”,逃避亲人安排的命运、迷茫在钢铁都市、厌烦了虚伪嘴脸的一切,肖像带着对曾经的依恋,进入了……他的归处boss队。

  • 我有一百个系统最新章节

        系统太多了!    王者荣耀系统、败家子系统、NBA巨星系统、电影穿越系统、召唤神魔系统、恐怖屋系统……    于凡:“我也想低调,但实力不允许啊!”

  • 当缪斯轻语最新章节

        天才画家何嘉昱载誉归来,还没出机场就被记者团团围住。有记者无意间拍到这位媒体新宠的手机屏幕是一名女子的照片。细心观众断言:那就是有“小季书眠”之称的新晋小花高某某,两人相恋多时,即将公开。季书眠:……不是很想在这样的热搜中有姓名。何嘉昱:……你们看倒是看清楚一点啊!什么小季书眠,明明就是季书眠!!时隔多年,他的缪斯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星辰,而是近在咫尺的恋人……

  •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最新章节

        慕时欢和厉憬衍的婚姻,纯属是一场不太愉快的结合。
        可没想到婚后——
        穿露背礼服?撕了!
        不会吻他?学!
        分房睡?不准!
        慕时欢忍无可忍扔给男人离婚协议书。
        不想男人蚀骨冷笑撕毁:“我厉家的户口本是你想进就进,想走就走的?”
        慕时欢委屈。
        “厉憬衍你大爷!我要离婚!你对得起你心里的白月光么?”
        “我的命都是你的,白月光不就是你么?”

  • 归藏宝鉴最新章节

        拥有祖传鉴宝秘籍,并从中获得天耳通的叶然,消失三年后重新出现,且看他如何鉴宝捡漏,又如何维护正义,守护宝藏。天耳通与鉴宝秘籍,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叶然面临的困局,到底会是什么呢?

  • 请开始表演最新章节

        读者大佬:“棒娱?”  码字员:“不不不,这只是一个平行架空的娱乐故事。”  读者大佬:“......棒娱?”  码字员:“......”  读者大佬:“为什么要把她们写成......这样?”  码字员:“我是这么想的,你看哈,这么多年以来吧,各位大神的故事里,小娘们都在忙于各种被虐被推被救赎,现在呢,人家年纪也都不小了,这回就是想给她们换个轻松欢乐点的剧本,也让人家喘口气嘛。”  读者大佬:

    本章内容提要:
    ...    阳都城东。     二皇子独坐在府中书房,落了门栓,任何人都不让进来。     他眼眸中凝上太多的东西,既有忐忑难安,又有着期待重重。     王妃自恃无人敢拦,非要到书房来问安,还自作主张,炖了碗参汤过来,说是与王爷补补气血。     侍卫挡着,被一顿劈头痛骂,无奈之下,只得开了门。     “王爷,打从宫里回来,就不吃不喝......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