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裳轻咳了一声:“我之前不是来过银州吗?那时候我假装自己是一个游医,后来因为承业来了,便又假装自己是个带着孩子到处行医的游医。”

    “一般来说,寻常女子,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做大夫,不过也不是没有。但是成了亲带着孩子,却在游走四方到处行医之人,却是极少的。”

    “那时候,我怕引人怀疑,便说……咳……”

    云裳觑了觑洛轻言的脸色,轻咳了一声:“便说,我家本住在锦城,可是后来,因为夏侯靖之故,家人都出了事。”

    云裳见洛轻言变了脸色,连忙道:“我没有说我的家里人都死了啊,我只是说,我家里人出了事,是他们自行猜测的。”

    “所以……”洛轻言不为所动,只一字一顿地道:“所以,他们都觉着,你家里人都死了,包括你的夫君。都觉着,你是个一个人带着孩子到处行医的……寡妇?”

    “他们也只是猜测而已,我从未说过,他们也没有人来问过我。”

    洛轻言冷哼了一声:“呵……自然是不会来问你的,毕竟,害怕触及你的伤心事。”

    “除非……”洛轻言又看了云裳一眼:“除非有人想要做你的……新夫君。”

    这新夫君三个字,恐怕是很难过去了。

    云裳长叹了口气:“行走在外,拿一个假身份来蒙混别人目光而已,不用计较太多,我总不可能去告诉别人,我是夏国皇后对吧?要不待会儿我直接同那掌柜的说,说你就是我的夫君好了。”

    “不必。”洛轻言却是十分淡定:“新夫君就好了。如此说来,今日倒是我们的新婚,今夜便是洞房花烛之夜……”

    “……”

    洛轻言啧了一声:“洞房花烛之夜啊,这样说起来,当一个新夫君似乎倒也还不错。”

    不要脸。

    云裳看了眼一脸茫然的承业一眼,抬脚就踢了洛轻言一眼:“胡言乱语些什么?承业还在呢?”

    洛轻言的目光这才落在了承业身上:“说起来,方才应该开两间房的。”

    “嗯?”

    洛轻言抬起眼来:“承业此前在宫中的时候,便已经单独搬到了东宫中,已经是自己独自入睡,再与我们住在一同也不妥,反倒容易给他养成依赖性。”

    洛轻言点了点头,觉着自己说的很对:“等会儿再去开一间房,让承业去住。”

    “……”

    承业倒是不明白,听洛轻言这么说,反倒附和地点了点头:“嗯,爹爹之前说过的,男子汉大丈夫,要学会独立。”

    “是啊。”洛轻言点了点头:“我从小便是独自一个人睡,你如今都已经四岁了。”

    “那我也能够自己一个人睡。”

    傻孩子。

    云裳扶额,朝着洛轻言无声地骂了句:“不要脸。”

    洛轻言却是笑得眉眼弯弯:“多谢夸奖。”

    云裳不欲与他再在这件事情上纠缠,只径直道:“咱们为何要到银州来?为何不直接去武安州?”

    洛轻言一脸漫不经心:“武安州如今有不少巫族人在,大抵盯得厉害,咱们贸贸然前往,恐怕还未靠近便已经被发现。之前你不是说过吗?这银州,尚且有巫族人。”

    云裳颔首:“他们在搜集人参,只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

    “还在的。”洛轻言方才一下船便观察了一路:“一路上,我瞧见了两个巫族人。”

    “两个?”云裳蹙了蹙眉:“咱们方才从码头到这里,便经过了银州城中甚为有名的灵芝集市,此前灵芝集市那边有不少巫族人,若是你只瞧见了两个巫族人,那便说明,这银州城中的巫族人,只怕是不多了。”

    洛轻言点了点头,倒是并不太意外:“他们派遣着人在山中采灵芝,又让了人在这城中采购,这银州再是灵芝产地,也经不住他们这般折腾。只怕这银州的灵芝都被他们弄得绝了种了,再留那么多人在这里也是无用。”

    “只是这银州城中只要尚且有巫族人在,便是我们的机会。假扮成这采集灵芝的巫族人,比贸贸然闯入武安州那边容易许多。”

    云裳点了点头:“也不知武安州那边情形如何,宁浅也已经许久没有给我消息了。”

    云裳正说着,便听见轻敲窗户的声音,洛轻言将窗户打开,便有一封书信扔了进来。

    洛轻言拿起来递给了云裳,云裳一瞧,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倒还真是念不得,说曹操曹操到。”

    云裳将书信拆开,仔细看了看:“武安州那边的将领都突发急病,已经死了两个副将了。”

    云裳猛地抬起头来与洛轻言对视了一眼:“蛊虫。”

    云裳抿了抿唇:“咱们所料果真不差,他们果真是向夏国大军将领下手了。”

    洛轻言抬起手,吹了一声哨音,随即,窗户便又打了开,从窗外塞进来了一个人来。

    云裳一瞧那人的打扮,便眯起了眼:“巫族人。”

    那巫族人已经昏迷过去,云裳已经意会过来洛轻言想要做什么,只眯了眯眼,从袖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放在他鼻尖片刻,而后取出银针,在他身上扎了两针,那巫族人便醒转过来。

    那巫族人虽已醒转过来,只是眼神却仍旧不甚清明,空茫一片。

    云裳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他便抬起了头来看向了云裳,并未问她是谁,只呆呆愣愣地盯着她。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收集灵芝,等消息。”

    “等消息?”

    “嗯,等族中的消息。”

    云裳眯了眯眼,大抵明白过来,这里虽然已经没有了灵芝,可是这些巫族人对这银州城却是十分熟悉,且因着之前采集灵芝送到武安州的缘故,已经有了比较熟悉的路线与布置。

    巫族的消息往武安州送,宁浅他们定然设置了关卡拦截,可是往这里送,便容易许多了。

    “巫族如今尚有多少人在银州城?”

    “十二人。”

    倒是果真已经极少。

    云裳又接着问:“巫族哪些人在武安洲?”

    “大巫师,还有族长。”

    云裳又问了几个问题,那人一一回答了,云裳才让暗卫将人带走了。

    “他们在等巫族族中的消息,那咱们,送给他们便是。”


永利彩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之 第1403章 等消息是作者蓝幽若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之 第1403章 等消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蓝幽若写的《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之 第1403章 等消息是作者蓝幽若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之 第1403章 等消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蓝幽若写的《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最新章节-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全文阅读-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txt下载-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无弹窗广告- 永利彩票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03章 等消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八岁帝女:重生之凤霸天下》书迷评论

  • 校园绝品狂徒最新章节

        在学校受够欺辱的西门宇,在一次偶然机遇下获得异能修炼,在那几个奇怪的老头师傅各种折磨下终究修炼成功,下山归来,热血爆,面对那些家族,他必定要报复,看看我们的男猪脚会怎样吧。

  • 霸道总裁被我征服了最新章节

        我的名字叫黎琴今年20岁在季式集团上班,我遇上了一个在我人生当中最爱的一个男人,他三番五次救了我差点为我送了命。还有一个我的好闺蜜梦梦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她总是在帮我,人家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可我的闺蜜不是那种抢我男朋友的人公司有一个叫李悦的女同事她用尽心思勾引总裁让我们敬请期待黎琴的爱情道路是怎样的呢

  • 沁语日常最新章节

        &#;&#;书名又称《天罚者》。
        &#;&#;一个不可思议的高中生日常生活,幻想系的轻小说奇妙物语。
        &#;&#;为了守护心中最重要的存在,少年咬着牙不停与“不幸”的命运做抗争。
        &#;&#;吐槽、欢乐、战斗、热血,希望,一种与众不同的校园恋爱轻喜剧?
        &#;&#;这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消失的日常;这是伤痕累累,萎靡不振的日常。
        &#;&#;这是沁人心扉,暖语倾淌的日常;这是心与心之间连接起来的日常。
        &#;&#;——我们每天度过的称之为日常的生活,其实是一个个奇迹的连续也说不定。
        &#;&#;

  • 豪门乱爱,总裁的暖身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小车祸,让苏夏和秦一臣成了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苏夏是他的“小姨”,秦一臣是她的“外甥”,两人的人生开始错乱、交缠,成了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分不清谁对不起谁。苏夏想逃。但秦一臣说:“现在,太迟了!”

  • 神农山庄最新章节

        山野少年陈海,偶获一枚古币,获得进入神秘空间的资格。神奇的法阵,强悍的法宝,逆天的异能,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应有尽有。坐拥宝山的陈海,踏上了一条不平凡的路。种田,鉴宝,赌石,以及各种神奇的特殊能力,将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乡野少年,变成至尊王者,成就一段权色无双之路……

  • 妃诚勿扰:王爷太腹黑最新章节

        她被当做弃子送进宫中,却备受皇上恩宠,为了母亲被迫将皇上的消息送出宫,一次次乱了宫闱,又一次次乱了天下,与他相爱是福是祸?终究这江山还是要由她来保,不为乱世,只为了他。

  • 缥缈·鬼面卷最新章节

        盛唐,长安,百鬼夜行,千妖伏聚。西市坊间,阴阳交界处,有一座神秘虚无的缥缈阁。缥缈阁中,贩卖奇珍异宝,七情六欲。人,妖,鬼,神往来其间。缥缈阁在哪里?无缘者,擦肩难见;有缘者,千里来寻。世间为什么要有缥缈阁?众生有了欲望,世间便有了缥缈阁。

  • 娇妻无良,陆少宠上天最新章节

        “温如,既然是玩,千万别动心。”情到浓时的男人头脑清醒的告诉她这句话。然而却在她婚礼当天,跟他爱的死去活来的视频被肆意的曝光在众人面前。他抢了婚,将她锁进了狭窄的屋子里百般羞辱。“你两次拿掉我的孩子就是为了他?许温如,我干脆弄死你!”“陆少爷,玩玩而已,你怎么就当了真?”“许温如,说爱我!”陆黎川双目猩红的掐住了她的脖子。温如浅笑,“我向往的爱情里没有你。”他强制性的成为她向往的爱情,将她囚禁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终于,他要结婚了,新娘不是她。她再也不能生育了,被他丢弃的时候年华已逝。后来,再有人提起许温如时,都说她疯了又或者已经死了。坊间传闻陆少爷在家长年累月的关着一个疯子,新婚妻子因为不小心推倒疯子被他差点打死。都说陆少爷关着疯子,爱着疯子,恨着疯子。经久

  • 帝国总裁的高冷妻最新章节

        她,是暗夜里最妖娆的玫瑰!只要是男人看她一眼,就会心甘情愿沉沦在她娇魅的水眸中不想醒来。他,是权倾H国的神秘帝王!生而尊贵,手段通天,却腹黑残暴,不近女色。她以为自己终其一生都复仇无望,他却动动手指就帮她摆平!他以为女人于他从来都只是工具,却在遇到她之后,丟了心……

  • 蜜爱不限时:娇妻欠调教最新章节

        有人问叶承爵,为什么会娶不受待见的落魄千金林迦南,叶承爵答:“小白兔在外面,总有人惦念着要吃,想了想,还是放自己身边比较安全。”林迦南揉着酸痛的腰抗议:“哪里安全了!”叶承爵:“我意思是,放身边,就可以自己慢慢吃了。”

  • 重生八万年最新章节

        一代强者星尘大帝死于小人之手,意外陨落。醒来时,已是八万年匆匆过,物是人非。当年的收养的四个义子,早已成为大陆强者;曾经救下的一条野狗,更是成为妖界至尊……那棵柳树,据说两万年前得道成精,化作人形!那个小孩,据说四万年前超脱凡俗,踏入至尊!看着几万年前的小悲们一个个名动天下,杨尘感觉鸭梨山大!Ps:这是一个有些装逼,有些风骚的故事。

  • 透视小相师最新章节

        天才相师秦浩然,为了一纸婚约下山,姑娘我见你身材窈窕,桃李带香,定是能生儿子,不如与我屋内小续一杯如何?!少年初入都市便是搅弄风云不止,惹得美女穷追不舍,姑娘们啊,我真的不能近女色你们就放过我吧!!!

  • 学霸也开挂最新章节

        110吗?我叫白烨,我被外挂绑架了,让我每个月交3000块钱,不给钱就要杀人灭口!学霸不可怕,就怕学霸也开挂。

  • 极品鉴宝师最新章节

        原本就是一个穷打工的,想要靠古董发家,结果被人骗光了积蓄,后来一直在洛阳送外卖,意外撞车之后,获得了特殊的鉴宝能力,从此走上了发家致富的道路。

  • 知途最新章节

        穿越啦!虽然他想回家,但即来之则安之吧!
        想想以前看的小说主角,动不动就毁天灭地,凌驾于苍天之上,有事没事就在那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还总想着捅破这贼老天...
        他的要求已经很简单了...
        不说弹指间灰飞烟灭,让天地变色,不说以一敌百一出手就秒杀一大片,但怎么也要做到招招致命,才不比穿越同行们差太多吧,可是实际上...
        好吧,给穿越同行们丢脸了...
        ------------------------------------------
        作者唯一:
        《魔鬼的仆人》大家了解一下。

  • 帝少宠妻要亲亲最新章节

        被莫名的订了婚,新郎却跑了,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的贝晓墨被父亲赶出家门。在酒吧买醉,想要解愁,却遇上了两个男人,一个是温柔体贴的法国少年,另一个是霸道冷酷的总裁,为了躲避他们,她毅然的来到了云南贫困地区支教,却被紧追不舍。
        “你是我的女人,永远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甄京叶霸道的把她搂在了怀里:“这次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 重生1996最新章节

        重生1996,风起云涌的年代,李恒坐在村口老榕树下,回首望向那栋斑驳老旧的泥土屋,给自己定了个短期小目标……先成为村首富,盖栋三层小楼,给家里添上冰箱彩电洗衣机。

  • 道寻缘最新章节

        缘起缘灭缘如水,花开花落花无悔……
        一块玉牌,一种缘分,一段宿命,一份因果!
        当这世上没有值得自己留恋的事物后,是堕落还是坚信?
        这是一本为了某人而写的小说!

    本章内容提要:
    ...    云裳轻咳了一声:“我之前不是来过银州吗?那时候我假装自己是一个游医,后来因为承业来了,便又假装自己是个带着孩子到处行医的游医。”     “一般来说,寻常女子,很少在外面抛头露面做大夫,不过也不是没有。但是成了亲带着孩子,却在游走四方到处行医之人,却是极少的。”     “那时候,我怕引人怀疑,便说……咳……......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永利彩票。。。。。。